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05:45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张玉环他妈老的直不起腰了,农耕的时候两个小孩一个小孩在前面牵着牛,另一个小孩在后头扶着犁,两个小孩又瘦又小浑身是泥,还没有犁高。”祖孙三人的悲惨生活,深深的刺激到了张幼玲,“如果张玉环真的是被冤枉的,那这家人这么惨,我也有责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7年过去了,虽然法律给了张玉环久违的正义,但在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家后,除了村里几户亲戚关系比较相近的人家,其他村民并没有来看望张玉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周四(2019年8月8日),印度总理莫迪就克什米尔局势发表电视讲话。莫迪称,给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特殊地位和权力的“宪法第370条款”导致了“分裂主义、恐怖主义、王朝政治及腐败”,并称,撤销克什米尔自治区地位是一项“历史性决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荷花是被害的4岁孩子的母亲。曾经跟张玉环比邻而居,在孩子出事后就搬到了村口去住。记者隔着窗户看到,房间很乱,像是主人家匆忙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27年,但张峰依然对这个案件记忆深刻。在张玉环无罪释放的消息传来后,张峰曾经跟张幼玲通过一个多小时的电话,电话内容就是围绕着张幼玲为什么要把张玉环“放”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张玉环被释放的第二天,刘荷花就走了。离开张家村,到了外地一个工地食堂里打工做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家的这两天,张玉环既热闹,又冷清。他是全国各地媒体追逐的对象,但在他的老家张家村,除了村里几户关系比较近的人家,其他村民并没有来探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案件最初的报案人,张幼玲也曾一度认为是张玉环杀了两个孩子。但当知道张玉环一直在狱中喊冤后,张幼玲动摇了:是否真的是冤枉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么多年了,不可能忘掉。每次想起来都想死。几次我都想死掉,活着没有什么意义。"刘荷花说,这么多年,自己一直在恨着张玉环。现在突然说人不是他杀的,接受不了。“那是谁杀了我儿子?为什么张玉环放出来了,真凶却没有找到?谁能给我们一个交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相比主路街道上人来车往的热闹,张玉环家附近显得太过于冷清。倒塌的旧房子和丛生的草木,显出了一派凋零的落寞。